沈清秋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回魂(下)

执明回到寝宫后便躺回了自己床上。他努力想让自己睡着,可就是无法入睡。
“子煜,你一定,要回来啊。”执明道。
第二天。
小胖一脸惊恐的看着执明的黑眼圈,他结结巴巴的说道:“王上,您,您一晚没睡?”
执明揉了揉发疼的脑袋,淡淡的说了句:“睡不着。”
小胖听到执明说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下。
“那您继续睡好了。”
“等等。”执明道。
小胖苦着一张脸道:“王上,您还有什么吩咐。”
“传莫澜回京。”执明道。
小胖嘴角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莫澜是王上竹马,若他回来定能劝到执明,让他不要沉浸在失去子煜将军的痛苦中。
“是。”
“下去吧。”执明道。
待到小胖退下后,执明苦涩的笑了笑。
他的时日不多了,待到子煜回来之后他便该离开了。
他放心不下天权,放不下这里的一草一木。所以他想,将天权交给子煜。
执明如此想着,坐在书桌旁写了起来。只是一会儿功夫,信便写好了。他将信放在盒中,并将其放在了抽屉里。
莫澜收到小胖的消息后连夜赶路,终于在第二天一大早到了京。
“王上,莫澜郡主来了。”小胖道。
因着子煜复活日子将近,执明的身体也越发不好起来。但他平日装的都挺好,所以一时没人发现他的不对。
“传他进来。”执明道。
“是。”小胖说罢,引人走了进来。
“莫澜参见王上。”莫澜看着眼前消瘦的君王,眉头微微蹙起。自己只不过离开了几个月,王上怎的变成了这样?
于是,他将自己的疑问告诉了小胖。
“是这样的。”小胖一脸无奈的看着莫澜,随即将自己知道的一股脑的告诉了他。
莫澜听罢,微微叹了口气。
自家王上哪里都好,唯独就是太重感情了。子煜的死给他留下了不少创伤,时间久了应该就会愈合,自己还是不要上去触霉头的好。
这些天执明都将屋子里伺候的人支开,孤身一人来到子煜的墓前,和子煜讲着他们以前的事情。
慢慢的,执明可以触碰到他的身体了。一段时间后,子煜冰冷的脸上慢慢变得有笑容。
很快的,便到了最后一天。
执明按照以往的时日来到了子煜的墓前,他轻轻的扣了三声。很快的,子煜走了出来。不,正确的应该说是“跑”了出来,然后一把抱住了执明。
“执明,今晚过后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对。”执明含笑的点点头。只是,在子煜看不到的地方,他的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子煜已活,他也该走了。执明思极此,慢慢的放开了子煜。
子煜一脸疑惑的看着执明,他饶头道:“执明,你怎么了?”
执明的身体慢慢变成了虚无,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我的寝宫的书桌下的柜子里,放着一封信,那是给你的,你要好好收着。还有,我爱你。”执明说罢,消失在了子煜面前。
“不。”子煜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随即向再也止不住一般,掉了下来。
他本欲随着执明一同共赴黄泉,可想起执明最后说的那一句,犹豫了。这倒不是他贪生怕死,而是因为执明口中的那句给自己留的那封信。
他很想知道执明给自己留了什么,更想知道的是,为什么执明会突如其来的消失。
这个念头如杂草一般在他的心里疯狂生长,最后他去了执明的寝宫。谁曾想,还没踏进执明的寝宫门,便看到了小胖。
“子煜...子煜将军?!你,你还活着?”小胖一脸惊愕的说道。
“活着,只是...”子煜一脸凄凉的看着小胖,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小胖看着子煜这般,心中突然浮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他试探性的问道:“子煜将军,您、您见过王上了吗?”
“王上他...去了。”子煜说罢,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小胖的双眸。
“什么?”小胖听到子煜说的,显然是受了不少刺激。但受刺激的不止他一人,还有刚到宫门口的莫澜。
莫澜听到执明去了的消息,一脸愤怒的走了进来,“这到底怎么回事?”
子煜蹲下身子,抱住了自己的头。“执明消失前,和我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他和我说对不起,而且他说,他给我留了一封信。”
莫澜本就熟悉执明的性子,听到子煜说的,也明白了几分。
“带我们去看看那信吧。”
“好。”子煜说罢,走进了寝宫。并按照执明说的那句话,找到了那封信的所在。
子煜看完信,竟哭出了声,信的后续写着这么一段话。
“为子煜而死,本王死而无憾。只是本王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天权。所以本王决定将天权王之位传给你,希望你能做个爱民如子的好王上。还有啊,本王希望你能好好活着。”
莫澜看着子煜手中的信,心中五味杂陈。他拍了拍子煜的肩膀,道:
“既然王上说让你做天权王,那便做吧。”
“嗯。”子煜闷闷的说道。
天权十五年秋,天权王执明病逝,其逝前留下遗诏将天权王一位让于上将军子煜。
子煜继位,改国号为明昌。
三个月之后。
因着执明最后留下的话语,子煜一直都勤勤恳恳的做这个帝王,天权也被子煜治理的仅仅有条。
可是在仅仅有条又有什么用呢?人又回不来了。
正当子煜怀念过去时,小胖走了进来,他开口道:“王上,有一位自称是您故友的人求见。”
“故人?”子煜虽不知道来人是谁,但还是条件反射的说了句,“请他进来。”
很快的,一个身着黑衣,头戴黑色面具的人走了进来,他跪下来说道:“参见王上。”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子煜猛的一愣,他快步的走向前:
“执明,执明你回来了对不对?”
黑衣人点点头,随即揭开了自己的面具。他轻笑道:“我回来了。”

回魂(上)

#ooc设定#
民间有个传说,在午夜十二点时敲三次心上人的墓碑,心上人便会从墓里走出来半个时辰,但当她走出来的那刻起便会失去记忆。
你需和她讲以前的事,讲七七四十九天,你的心上人便会复活。
但她复活的那天,也就是你离世的那天。         -题记
当打更的太监敲响十二次钟时,执明便苏醒了过来。他一双眸子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令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执明披着一件衣裳,走出了殿内。看着空无一人的的殿外,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他在睡前便下令让这殿里殿外所有的人都下去休息,此刻没人倒也不奇怪。
今夜,执明要去做一件大事,但他并不希望有其他人和他一起。执明面色清冷的望了眼自己寝宫的方向,随即头也不回的去了子煜的墓碑前。
执明手指轻轻的敲了三次子煜的碑,脸上的不耐尽现,他喃喃道:
“怎么还不出来啊。”
他不出来自己怎么做下一步呢,执明闷闷的想。
这个传说是宫外的一个老人告诉他的,他说只要午夜十二点时敲三次心上人的墓碑,心上人便会从墓里走出来半个时辰,但当她走出来的那刻起便会失去记忆。你需和他说你和他以前发生的事情,一连说个七七四十九天,他便会复活。但死人复活本就是有违常理的,所以在他复活的那日,便是你离世之时。
执明本就对子煜的离世耿耿于怀,他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来到了子煜的墓前,并按照老人的吩咐轻轻的扣了三次墓碑,可怎么扣都没有看见子煜出来。
“不会是骗人的吧?”执明心想。
就当他准备走时,意外发生了。
墓碑的中央突然开了一道小门,一个身着绿衣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执明在看见眼前人时微微一愣,随即嘴角化过一丝笑容。他条件反射的冲上前想要抱住子煜,但手却穿透了他的衣裳。
他怎么忘了,子煜是个灵体,自己碰不到他的。
子煜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道:“你,你是谁?”
执明听到子煜说的,嘴角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他开口道。“我是执明,执明,你认识吗?”
子煜抱住了自己的头,他口中默默的念着“执明”两个字。这个名字他好像在哪里听过,可到底在哪呢,子煜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于是,他只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执明。
“我们认识吗?”
“自然。”执明点点头。
“那我是谁?”子煜道。
“你叫子煜,是琉璃国来的使臣,你是我的爱人。”执明道。
“爱人?”子煜一脸懵的看着执明,他饶头道,“我...我想不起来以前的事了,你既是我的爱人,可以将以前的事说给我听吗?”
“当然可以。”执明道,“我们是在套圈的时候认识的,那个时候你把人家小摊贩摆的东西套的一干二净,本王看不惯便和你比了起来。”
子煜一只手撑住了头,如同好奇宝宝似的蹲在执明身边。“后来呢?”
“后来你来到了本王身边,做了本王的近侍。你还记不记得,本王有你给本王送饭,本王便说了句“本王不吃,”然后你接了句不吃我吃。”
“我以前这样的吗?”子煜好奇的看着执明。
执明道:“对,那个时候我恰巧在生闷气,便让你去一边吃,后来你就真的去一边吃了,我的肚子饿的啊。”连执明也不知道,他的自称从本王变成了我。
子煜心性纯善,听到执明说的不由得饶头,低声的说了句。“对不起啊。”
“我没怪你。”执明道,“我倒是希望这种场面能多来几次。”
“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子煜说罢,回到了碑中。
执明本能的去拉住了子煜的衣角,但他并没有拉住,眼睁睁的看着子煜走了进去。
“我一定会让你复活的。”执明说罢,握紧了拳头,在子煜墓碑前站了一会,回到了自己寝宫。

当你说要去鬼屋时

#有私设#
周棋洛
当你和周棋洛说想去鬼屋玩的时候,周棋洛非常痛快的答应了。于是你们就这么进了鬼屋
“薯片小姐,你跟在我身后,我保护你。”周棋洛一边坐着奥特曼的动作,一边和你说着话。你被他的举动笑出了声,却很快没有在笑,因为周棋洛后面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人。
“薯片小姐,你怎么啦?”
周棋洛看到你表情不对,忙出声问了句。
“你后面,有鬼。”你颤抖的举起手,指了指周棋洛的后面。周棋洛条件反射的回过头,恰好看到了那个“鬼”
“啊啊啊啊啊!!!!鬼啊鬼啊!!!薯片小姐我们快跑,这里有鬼啊。”周棋洛看到那鬼被吓了一大跳,二话不说的拉住你手跑出了鬼屋。
“薯片小姐,下次我们,可不可以不要来这么恐怖的地方了。”周棋洛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那恳求的目光看着你。你看着周棋洛的这幅模样也有些自责,点了点头。
“好。”
许墨
今天是你生日,你和许墨在游乐园疯玩了一个下午,几乎把所有的游乐设施都玩了个遍,除了。鬼屋。
“许墨,我们去鬼屋好不好。”
你一边吃着许墨给你买的棉花糖,含糊不清的说了句。
许墨听着你这么说笑着揉了揉你的头发开口道。
“走吧。”
你拉着许墨的衣角走进了鬼屋,看到一个扮相特别恐怖的鬼时不由得被吓了一大跳,抱住了许墨。
“许墨,我们快走好不好,我好怕。”
“不用怕,有我呢。”许墨虽然也被你这行为吓了一跳,但他很快恢复了正常。于是你便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往前走着,哪怕已经出了鬼屋你也没有发现。
“怎么了吗?”你发现许墨一直盯着你,脸上有些红,条件反射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谁知许墨笑了一声。
“你这么抱着我怎么走路呢。”
“啊?”这时你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你还在抱着许墨,不由得羞红了脸。
“走,我们回家。回家了让你抱到够”
“我的,夫人。”

恋与制作人小段子

#ooc设定#
#吃醋设定#
#黑化设定#
许墨
你去研究所找许墨时不小心误入了许墨的研究室里的暗门,看到了以前那些追求你的人被泡在福尔马林里面,你有些惊恐的退后了几步,谁料想恰好撞到一个人怀里。
“你都看到了?”许墨还似从前那般温柔,只是说出来的话语却让人战栗不已。
他说。
“那些和我抢你的人都该死。”
“他们都死了,便没人和我抢你了。”
白起
你从商场出来就发现外头下了很大的雨,你没有办法回家,所幸的是恰好碰到了公司的一位职员,开车送你回到了家中。哪想到这一幕恰好被白起看见。
你回到家之后白起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和平常一样对你。
那天你们吃饭时恰好看到电视里播放着一则消息,消息的内容是上次那个送你回来的男人,从楼上摔下来死了。你不禁有些纳闷,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摔死,却忽略了白起嘴角上扬的笑
“和我抢女人,他还嫩了点。”
李泽言
李泽言看着你旁边围着的那几个男生,恨不得打他们几巴掌让他们离自己女人远远的。可他不能,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如果在你面前大动干戈会让你丢脸,所以他硬生生的忍到了你派对结束。
他亲吻着你的唇,吻到你喘不过气才放开了你。
“记住,你是我的女人,不准和其他男人那么亲密。”

礼物

李泽言×你
李泽言一回到家就被你蒙住了双眸,然后你牵着他的手走出了家门。
“你要带我去哪里?”
“保持神秘,不告诉你。”你俏皮的说了句。
李泽言听到你这么说便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任由你带了出去,你把他带到了他自己开的那家餐厅。
你从前几天开始就在准备李泽言的生日礼物,但在礼物的事情上却慌了神。你不知道送什么给李泽言好,想来想去,决定给李泽言做个蛋糕。
“夫人你想让我教你做蛋糕?”
蔡老先生听到你这么说有些好奇的问了句,他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心血来潮想要自己做个蛋糕。毕竟这种事情让蛋糕店的人来岂不是更好?
“这不李泽言快生日了嘛,我想...”你说着脸越来越红。
“这样啊。”蔡老先生看着你这般模样笑了笑,终究答应了你的请求。
在经过几天“特别培训”之后你做了个特别好看的蛋糕,在李泽言生日的那天把他带到了餐厅里头。
你刚开餐厅的大门自己就被人喷了一身的礼花。你瞪了那人一眼。随即带李泽言来到了里面。
“生日快乐,这个蛋糕是给你的。”
“嗯?”你解开了蒙住李泽言眼睛的布,李泽言也看到了你手头的那个蛋糕,张开嘴吃了口。脸色不自然的说了句。
“做的马马虎虎...”
“你...”你被李泽言怼习惯了,加之今天是他生日也就没有还嘴,谁知他突然亲上了你的唇。
“加上你,蛋糕才是完美的。”

当公司男员工送你回家时他们的反应

#下班后被男员工送回了家#
#ooc设定#
#有私设#
面色清冷的在楼上看着你和那男人有说有笑的模样,李泽言握紧了拳头,本能想冲下去打那个和他抢人的男人。可终究没有下去。
他在待到你开门之后一把手抱住了你。
“刚才送你回家的是谁?”
“我的女人,不许和陌生男人一起回来知不知道?”
周棋洛
“棋洛你怎么了?”你回到家就看见周棋洛如同一只受伤的小猫似的坐在角落里头一言不发。看着你回来,不由得嘟嘴说了句。
“薯片小姐你不可以移情别恋的,不然我就哭给你看。”
你看着周棋洛委屈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
“我有我家先生,移情别恋做什么呢。”
许墨
你打开家门之后没看到许墨有些诧异,想着研究所是不是有什么事耽搁了。谁知许墨却一把抱住了你,在你耳畔说道
“你是不是该告诉下我那个送你回家的是谁?”

当韩文清骰子输了之后

#ooc设定#
#私设如山#
'老韩,愿赌服输,穿吧'
这个是怎么回事呢,事情是这样的,今天霸图俱乐部放假,所有人都回去了,韩文清却因为有事要做所以便留在了俱乐部,事情忙完之后拿出手机,打开qq之后发现职业选手群正在玩真心话大冒险,这种游戏放在平时韩文清是绝对不会参与的,可是今天他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然去参与了
@大漠孤烟 加我一个
@夜雨声烦 我靠!!!!韩文清你抽了什么风平常不是不玩这个的吗怎么突然玩起来了!!是不是被本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外表迷住啦!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本少就知道自己的魅力异于常人果然哈哈
@大漠孤烟 不是,只是无聊
叶修在屏幕那头看到韩文清发的不由得笑了笑,在屏幕上打了几个字
@君莫笑 哟老韩无聊呢,加入我们你就不无聊了,绝对不无聊
韩文清看着叶修发的消息突然涌现出一丝不好的预感,他总觉得,这叶修有阴谋
@君莫笑 [骰子][6]
@夜雨声烦 [骰子][5]
@索克萨尔 [骰子][5]
@一枪穿云 [骰子][4]
@大漠孤烟 [骰子][1]
-
@大漠孤烟 ?
@君莫笑 老韩你的运气真好啊,一骰就是一个1,运气赶超旁人了,来,让我想想你的惩罚
-
韩文清在屏幕那头抽搐了一下,叶修的为人他是知道的,他惩罚肯定是那种特别恐怖的,甚至超过新杰惩罚的,这让韩文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君莫笑 不如老韩你换上女装如何,老韩穿女装的样子一定很好看
@大漠孤烟 好看?不如我给叶修你寄几套过去,你穿肯定比我更好看
韩文清皮笑肉不笑的说了句,他就知道叶修那个人是出了名的心脏,要是知道自己会输在叶修手里头,打死都不会参与这个大冒险,只是现在后悔晚了
很快的,韩文清收到了叶修小窗发的一条消息
-
哎老韩我记得那个上次那个我让你穿的女仆装还在你房间来着,你找找看
-
叶修说的女仆装是那次叶修趁着兴欣放假跑去青岛找韩文清的时候韩文清让他穿的,说什么穿着这身衣服躺在床上很有情趣,这不轮到他了。
韩文清按照叶修的提示找到了那件女仆装,咬牙穿了上去,在拍了一张照片之后立马把那身衣服脱了下去,然后向躲瘟神似的把它扔的远远的
而此刻的职业选手群
-
@大漠孤烟 [图片]
@君莫笑 已保存
@沐雨橙风 已保存
@云山乱 已保存
@无浪 已保存
@一枪穿云 已保存
...
至于霸图的其他人,自然是也看到了韩文清的那张照片,一个个都跟被吓傻了似的,但还是强装淡定点了保存按钮,当然,他们是不会和其他人一样光明正大的发句已保存的,若他们真的和其他人这么做了,自己的命还要不要了
_
叶修看着韩文清的那张女装照笑个不停,很快的他就笑不出声了
因为韩文清给他小窗发了一个消息
'叶修你等着'
'我不弄得你下不了床,我就不是韩文清'
叶修看着屏幕,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怕是又要过几天'休养'的日子了

#你上学快迟到时男神的反应#

#你上学快迟到时男神的反应#
#ooc见谅#
叶修
哦,迟到啊,我当是什么要紧的事呢,来,跟着哥走,那边有一个小门,爬上去就没事了,绝对,一秒钟都不会迟到
[所以,叶修,你老实交代你迟到了多少次]
喻文州
没事的,迟到就迟到,我陪你进去,凡事有我呢,不要担心了^_^
[喻队你最好了!!!我们一起迟到吧[笑哭]]
张新杰
哪怕还有一分钟你就要迟到了你也得把早饭吃完,不吃对胃不好
[新杰我吃就是了]
乔一帆
阿?快迟到了?别着急别着急慢慢来,越急越乱,来冷静,先把牙刷了
[可是,冷静完了之后就该被骂了]
韩文清
上车,我载你去学校
[果然韩队最好了!]

囚情(6)

    于是子煜就这么被自己的父亲蒙骗了过来,到了那时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全能,那都是自己父亲编的,成绩好是不假,因为执父怕子煜父亲不答应,拿最好的一科说的。那是他班主任的那一科,其他科的成绩,惨不忍睹,不过那是后话了。
  子煜坐着执家司机的车子来到了于家,刚下车就被那副欢迎的阵仗吓到,只见一群仆人站在门口,看见自己出来整整齐齐的和自己打招呼,不禁让他感叹了一句有钱就是任性啊。子煜家虽然也挺有钱,但是却不喜欢外露。通俗点来说就是低调,又怎会看到如此盛大的场面,子煜就被人迎进了府内,直接去了执明的房间里,此刻,执明正在发着脾气,屋子里头一片狼藉,可着实把人吓着了'少爷,煜少爷来了''不见不见'执明本就因为慕容离的事心中有些不痛快,自然是谁都不想见'哦'子煜没说什么,只是哦了一声,谁知道这一声,却让执明抬头看到了子煜长相,子煜自然也看到了于辰'是你?'二人同时开了口,一旁的管家看到如此也乐出了声,这煜少爷看来是没有白来一趟,自家少爷正好和煜少爷认识,这样就好了,只要煜少爷能和少爷玩到一起,久而久之,少爷便会忘了那个沐离,想到这儿,管家眸子一寒。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仗着有少爷撑腰,还有个养子的身份就无法无天起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上次还没来得及和你说上几句话你就走了,真是可惜了,你叫什么啊'执明是认识子煜的,子煜自然也是认识执明,上一次,执明他班里来了一次突击考试,卷子是执明最喜欢的语文老师出的。所以他答的也很快,很快的便把答案写好然后把试卷还给老师。正想出去和阿离一同回去,却发现他们还在上课,自然是不可能叫他一起回去的,只得在校门口闲逛,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希望阿离早点下课。这样他们就可以一起出去玩了。谁知道没等到他的阿离,却等到了一个穿黑色外套的人。很着急的样子,在地上翻些什么,好奇心趋势于辰过去看了看。那是一个卖着一些机子,里头有不少这个年纪的人爱玩的东西,那个黑色外套的人怀里抱了不少东西,把东西放在自己脚下,还在那里不停的玩着,那摊主劝说道'同学,我这是小本生意,别玩了好不好。你在玩这个机子里头的东西非得全部消失不可''我付了钱的,那我就要玩到底啊'黑外套不满的噘嘴,'可是你打扰到老板做生意了,我就要说说了'执明撸着袖子正准备干一架,就看见远处跑来了一个男孩子,不由分说的拉着子煜便走'我和你说,你再不回来班主任那个老古董就该找伯父说你了,快点'说着拉着子煜绝尘而去,那个拉子煜离开的人。名字叫做陈无,是子煜的好友

百鬼夜行

执明登上这共主之位已经三年了,而慕容离也死了三年了,三年前,天权大军兵临瑶光城下,瑶光王慕容离不愿与其刀兵相向,为报执明知遇之恩,自刎于瑶光城外,执明顿时慌了神,抱起慕容离那已经冰冷的躯体,将其放在马上,撤兵回了天权,回天权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骆珉,拔除天枢的幕后势力。并建立了一个冰室,存放慕容离的尸身,并张贴皇榜重金寻找天下能人,只要能复活慕容离,愿将共主之位相让,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毕竟死而复生这事太过不现实,若没复活那人,还丢了自己性命岂不得不偿失,直到那天。一个道士打扮的人接了皇榜,守门的士兵来报时执明惊喜若狂,亲自去迎接他,并带那道士去了那间冰屋,并许诺,只要能救活慕容离,便将这天下,拱手相让。只见那道士看了一眼棺木,随即开了口'钱财乃身外之物,而且贫道对这天下并无兴趣,只希望能够游历四方罢了,陛下若要复活这位公子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只是如何...''只是复活这位公子....需要王上以命换命...毕竟阴司那...可不好交代''好'执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个道士的要求,那道士看着执明模样倒也是猜到了几分。'明日便是七月十五,今晚午时,鬼门大开。百鬼夜行,公子的魂魄也会在其中,王上将公子的尸身放在他所住之处,并摇这个铃铛,呼唤公子的名字,剩下的事情贫道来做.. 只是陛下记住,公子复活之时...就是陛下顶替公子身份下地狱之日'说着将铃铛交给了执明'朕这条命本就是阿离救得,如今只不过是还给他罢了,道长放心,事成之后朕会立马送道长出宫,不会将朕之死,怪在道长头上,来人,送道长去休息''是''贫道告退'送走那个道士之后只剩执明和小胖一同待在向煦台中,顿时气氛有些尴尬'陛下,真的要用自己性命换慕容国主的命吗。慕容国主知道了,恐怕...'执明看了一眼一旁的小胖,这小胖,从小就跟在自己身边,对自己倒也是忠心耿耿,也罢,实话实说吧'小胖,朕死之后将朕葬到这羽琼花林中,还有阿离醒来,就说朕不想看见他,出去云游四方去了,等下朕会写封遗诏,尊阿离为共主,然后明日,把莫澜叫回来吧''是'小胖自知劝不了他只得由着执明去了。很快的,慕容离的尸身,随着冰棺,一同入了这里
午夜,那道长如约来了向煦台,并开始做法。只见他将黄纸插于剑上然后振振有词的念着,片刻之后开了口'陛下''慕容离...慕容离....回来吧...慕容离'执明点点头,按照那道长吩咐的一遍一遍叫着慕容离的名字,只见那道长闭着双眸,很快的又睁开,只见远处一个身穿红衣的魂魄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躺入了慕容离体内'封'道士拿着一张黄符将魂魄封入了慕容离体内'陛下,可以了'那道士停止了做法,朝着执明点头'有劳道长了''无妨,陛下将这黄符烧了将灰给他喝下,那位公子便会有所好转,不久就会醒来'执明按照那道士所说。将东西灌入慕容离嘴里,就见慕容离脸色有所好转,也有了呼吸,只是执明的脸色开始变得雪白,他也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小胖,送道长出宫''诺'看着执明的样子,小胖心疼不已。可是又没法说什么,只希望慕容国主醒来之后能记得陛下的一片痴心罢了
小胖送那道长出宫之后回来复命就见到执明便昏了过去,顿时慌了神,将王上送回宫中休息,一刻钟之后,执明醒来了,莫澜...也回来了'陛下何事匆忙唤微臣回宫''陛...陛下?'莫澜看着执明面色苍白差点被吓着,劈头盖脸的训斥小胖。小胖一脸委屈。听完使末之后骂小胖怎么不拦着'莫澜...不要怪小胖...是朕的意思''你...算了'莫澜正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很快,就到了慕容离醒来的前一分钟,执明正在小胖的帮助下喝着苦涩的药水,尽管执明已经说了他要走了,可小胖他们几个依旧不相信,固执的以为只要喝完药,他们的君主就会恢复健康。'殿下,慕容国主醒了''太好了,陛下你听到了吗,慕容活了,陛下?'莫澜得知慕容离醒来的消息有些激动,回头就看见自己陛下已经,身亡了。嘴角还挂有一抹笑。真好,死而无憾了
莫澜等人按照执明的吩咐把执明葬在羽琼花林中,并将殿内所有在场的人放出了宫里头,才来到向煦台,努力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笑了笑'慕容,你醒啦,哪里不舒服,我去叫他们给你看看''王上...王上呢'慕容离一醒来就问了这么一句,他的王上是不是没有原谅他,他的王上是不是还在怪他。甚至于连自己奇迹般生还见都不肯见自己一面。莫澜多想告诉他,执明为了他付出多少,只是不能说罢了'陛下嫌这共主之位太辛苦了,所以离开宫里了...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陛下临走之时让我把这封信交给慕容你'慕容离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信上的内容'既是陛下的意思,本王照做就是了'三日之后,慕容离登基为帝。从此风平浪静,四海升平,直到那日,这份平静被打破。慕容离看到了执明的坟墓,他才知道,执明死了,为了自己能够复活,以命换命,那日,慕容离因为睡不着所以四处走走,恰好看见莫澜他们拿着一袋东西鬼鬼祟祟的去了向煦台那边,慕容离跟了过去,只见他们来了羽琼花林,走了进去,慕容离跟了进去,走到尽头时看到了一座坟,那个坟上写的名字让慕容离有些站不稳,但他依旧强撑着,听着那边的动静'王上放心吧,慕容国主将这天下治理的好好的呢,王上知道吗,慕容国主一醒来时就问王上去哪了,我按照王上说的回了他,我多想告诉他王上你,离开了人世'小胖点燃了火盆。莫澜他们一起把纸钱扔进去'王上你怎么那么傻,听那道士以命换命,结果...''什么意思?'慕容离再也听不下去了,他失神的望着墓碑'王上只是睡着了,他没有死对不对,没有对不对'慕容离失控的抓着莫澜的衣领,小胖过来拉住他'你以为你怎么能够活下来的?你死的时候王上将你尸首带入天权放入冰棺中让你能够尸身不烂,然后遍寻能人求你复活的办法'慕容离愣住了,松开莫澜的衣领'后来来了个道士,说他能够让慕容国主你复活,但是死而复生本就有违常理,要以命换命,才能让你岁月无虞''执明...你回来啊...我不要这条命了,你回来啊,回来啊'慕容离听完这句话不住的打自己巴掌'慕容,王上已经去了,你也要走吗?振作点阿,振作点'莫澜摇晃着慕容离肩膀,随即用眼神示意小胖,将人带回宫。'慕容,王上将这天下交给你,你不能让他失望阿''好'慕容离听到这句话努力回过神。随即点头'朕明白了,朕会帮执明守住的'说着望向窗外,慕容离将宫殿搬到了向煦台之中,并在四周种上了彼岸花种子,让人在殿内安了两个红灯笼,他总说,王上会回来找他的,没有灯,他看不见路的
           王上,你什么时候才会来找阿离呢,阿离想你了,快回来吧